大屠殺之夜白公館越獄命懸一線

作者:劉和平 陳建新來源:紅巖聯線閱讀次數:52632020-05-12

千鈞一發,逃出魔窟,一夜驚心動魄,一路險象環生!關鍵時刻,一聲“我是共產黨員,大家聽我指揮”,激動和忙亂的人們鎮定下來。 

1949年11月27日,解放軍已逼近重慶,國民黨特務在潰逃前對關押在白公館和渣滓洞的囚犯實施了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在這場屠殺的頂峰時刻,白公館卻有羅廣斌等19人奇跡般成功越獄,虎口脫險……

大屠殺開始前,白公館尚關押有囚犯約50人,其中20人如黃顯聲、李英毅、許曉軒、譚沈明、文澤、馮鴻珊、李仲達、石作圣、陳河鎮、宣灝、王振華、黎潔霜等是屬于保密局司法處管理的,另有周從化、黎又霖、王白與、周均時、劉國鋕、羅廣斌等27人是屬于西南長官公署二處管理但寄押在白公館的。對保密局司法處管理的囚犯,由毛人鳳親自安排白公館看守所所長陸景清指揮看守長楊進興實施屠殺;對西南長官公署二處寄押在白公館的囚犯,則由保密局西南特區專員、西南長官公署二處二課課長雷天元,在保密局西南特區區長、西南長官公署二處處長徐遠舉的指揮下實施屠殺。

當屠殺進行到半夜時,保密局司法處管理的20人已全部被害,二處寄押的被提出行刑8人,尚有羅廣斌等19人未“處理”。這時,雷天元接到二處的電話,被告知“特區”里的警衛部隊天明前將撤離,要求務必在拂曉前“處理”完畢渣滓洞的囚犯和二處寄押在白公館的囚犯;他隨即又接到渣滓洞看守所所長李磊的電話,說渣滓洞那邊人手不夠,“處理”行動遲緩,按現在分批執行的速度,天亮也殺不完,要求雷天元趕快帶人過去增援。于是雷天元就將這19人交給楊進興代管,待他到渣滓洞“處理”完畢后再回來“處理”。當雷天元在渣滓洞與李磊制造了集體屠殺150多人并火燒渣滓洞的慘案后返回白公館時,白公館已是人去樓空,只有昏暗的牢燈像垂死者的眼睛,無神地望著這死寂的黑夜。這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雷天元去增援渣滓洞后,白公館一下子顯得空落落的。聽到白公館外的武裝警衛部隊正在集合,傳令撤崗,楊進興不覺有些心慌意亂。那些被他槍殺的革命者臨死前說的“你必將會受到人民的懲罰”之類的話,像山谷的回聲一樣在耳邊回蕩,震得他腦袋嗡嗡直響。是啊,共軍已經打到重慶城門口了,現在形勢緊急而混亂,大官們一個個都在跑,自己一個小人物,萬一跑慢了被解放軍抓住……還有這歌樂山下黑乎乎的一片,武裝警衛也在撤離了,萬一有游擊隊摸過來……想到這些,殺人如麻的楊進興心里也一陣陣發怵。他趕緊打電話給陸景清報告說任務已經完成,要求撤離,陸景清同意。隨即,楊進興命令手下將二處寄押的本來分散在白公館樓上樓下幾間牢房的16個男囚犯全部集中到樓下二室,樓上還剩郭德賢和她的兩個孩子。然后,他又命令當天的值班員楊欽典留守,等雷天元回來交接后就到歌樂山街會合。交待完畢,楊進興就慌慌張張地帶領其他看守跑了。

楊欽典過去長期受陳然等烈士教育引導,同情并敬佩獄中政治犯,特別是陳然,也曾為難友們幫過一些小忙。最關鍵的是,在這極度混亂的時候,自己卻被安排留守,他心中實有不甘,于是決定私自開溜!臨跑之時,楊欽典打算放了羅廣斌,因為羅廣斌也是他非常佩服的囚犯,本是富家子弟卻寧愿坐牢而不出賣朋友,是條漢子!

而此時,平二室的16個男囚犯卻對牢門外發生的變化一無所知。大家正聚集在牢門口,觀察著院內動靜,做著種種猜測。見楊欽典手拿鑰匙走過來,羅廣斌急忙探頭問:“楊班長,把我們集中在這里,究竟怎么處理?”楊欽典說:“看守長交待,你們的案子歸雷課長管,雷課長一會兒就回來,讓我留下看著你們?!绷_廣斌他們一聽,看到一線生機,急忙叫起來:“哎呀!楊班長,這正是機會,你能不能想辦法幫幫我們?”

“想什么辦法?我都是泥菩薩過河,只能跟著逃命!”

“你能跑到哪里去呢?現在全國都解放了!”

“不跑,又咋辦呢?”

“你把我們放了,解放后,大家都可以證明你的立功表現?!?/p>

難友們你一言我一語,說得楊欽典心亂如麻。

楊欽典本來想救羅廣斌,但面對這么多人,擔心控制不了局面而傷害自己,于是改變初衷,丟下身后一片罵聲,鎖上大門就跑。一線生機轉瞬即逝,難友們又急又氣卻又無法可想。大家都沉默著,等待不可知的命運降臨。不知過了多久,大家又聽到院子里有響動,他們判斷是雷天元回來了,正絕望時,卻發現是楊欽典又回來了,身邊還跟著大屠殺前釋放的因盜賣軍事物資被關押的袍哥李育生。李育生為人豪爽,有江湖義氣,平時喜歡跟政治犯打交道,又肯熱心幫忙。他怎么跟楊欽典在一起呢?楊欽典為什么回來了呢?

原來,楊欽典跑到歌樂山街上,只見成渝公路上逃難人群如潮水般,一片混亂,哪里找得到楊進興!慌亂中,正巧碰到李育生。李育生聽說白公館的情形后,勸楊欽典應該把19個人放了,也算戴罪立功,或許有條活路!楊欽典這才下定決心和李育生折回白公館。

羅廣斌見到兩人,抓住時機又勸說:“楊班長,不要再猶豫了!你放了我們,恩重如山,解放軍來了,擔保你無事,還要給你找工作安頓老小,讓你生活無愁!”得到大家一再保證后,楊欽典打開門鎖但未取下。為穩妥起見,楊欽典與羅廣斌約好,他和李育生先上樓觀察動靜,如果警衛部隊撤光了,就在樓板上跺腳三下為號,下面聽到信號后就把鎖取下跑出去。

牢房里的16個人,個個屏住呼吸,靜靜等待著生死攸關的信號。突然,樓上傳來“咚、咚、咚”三下響聲,幾秒鐘的沉寂后,牢房里出現了一陣騷動,大難不死的難友們互相緊緊擁抱,淚飛如雨。在這緊要關頭,羅廣斌站出來宣布:“我是共產黨員,大家聽我指揮。越是緊要關頭,越是要沉著冷靜?!本o接著,他把突圍的路線告訴大家。并按身體強弱搭配,分編小組,指定周居正、李蔭楓上樓照顧郭德賢母子三人。他要大家團結合作,一齊沖出死牢。

魔窟的大門打開了,難友們在夜幕掩護下,相互照顧著沖出監獄。未料他們剛跑到監獄離公路一半距離時,一輛車燈明亮的汽車從渣滓洞方向駛過來,在車燈的照射下,車上的特務發現有人,大喊:

“什么人,站??!”緊接著是嘩嘩拉槍栓的聲音。

“二處的,不要誤會?!睓C警的人回答到。

“口令!”

沒想到特務會問口令,大家當然答不上來?!皣}噠噠”,特務開槍了,密集的子彈飛過難友們的身旁,劃過一道道耀眼的弧線,尖厲的槍聲在死寂的夜里回蕩。難友們迅即掉頭,向白公館后山跑去。黑夜中,視線不清,方向難明,亂石滿山,雜草從生,難友們不顧一切地在樹林草叢亂石堆中摸爬。由于特務的驚擾,一起跑出來的19個人,也被沖散了。

這當中,最艱難的當數郭德賢。她背著6歲的兒子小波,周居正背著她5歲的女兒小可,在慌亂中,她的女兒不幸從周居正的背上滑下來散失了,直到解放后才找到。解放后,郭德賢在談到這段經歷時說:

人在危急關頭,會釋放出無窮的能量。當時,我不知道哪來的勁,背著一個小孩,在漆黑的夜里,一口氣跑到了歌樂山上。后來,我回到白公館,再走這段路時,空著手走,還感覺有點累。

28日天亮前后,半數越獄難友逃出了“特區”警戒范圍,各尋安身之處,其余的也在重慶解放后,相繼走出深山老林。

在這次大屠殺中,白公館共有羅廣斌、周居正、毛曉初、鄭業瑞、任可風、段文明、賀奉初、杜文博、楊其昌、周紹軒、尹子勤、王國源、李蔭楓、江載黎、李自立、秦世楷、郭德賢、郭小波、郭小可等19人,命懸一線之際,在楊欽典、李育生的幫助下成功越獄脫險;另有譚謨被提出行刑時,身中數槍,因未傷及要害,后從死人堆里爬出僥幸生還。